举报股票配资公司:安信信托半年净利润1157万 同

时间:2019-09-04 03:26 来源: 未知

根据中登公司的股权质押登记数据,截止到2019年6月21日,中际旭创总体质押比例为23.85%。

举报股票配资公司8月30日晚间,安信信托(600816.SH)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。今年上半年,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.34亿元,同比减少91.68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7.57万元,同比减少98.93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-9310.29万元,同比减少110.15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2.94亿元,全球股市最新行情查询同比减少123.98%。

中国经济网记者观察发现,安信信托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仅比原总裁杨晓波去年年薪1098.80万元高58.77万元。

截至2019年6月末,安信信托资产总额为298.08亿元,比上年末减少5.48%;负债总额为165.92亿元,比上年末减少11.81%。

安信信托在半年报中表示,上半年营业收入变动是由于公司利息净收入、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减少共同导致。

2019年上半年,安信信托实现利息净收入-1.37亿元,同比减少309.75%。其中,利息收入1.67亿元,上年同期为2.60亿元;利息支出为3.04亿元,上年同期为1.95亿元。

半年报显示,安信信托上半年投资收益为-2.11亿元,上年同期为-7233.73万元;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2.09亿元,上年同期为-4.32元。

2019年上半年,安信信托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.73亿元,同比减少86.70%。其中,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.84亿元,上年同期为20.61亿元;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为1141.21万元,上年同期为895.06万元。

今年上半年,安信信托的信用减值损失为7136.99万元。其中,应收款项信用减值损失为1635.58万元;发放贷款及垫款信用减值损失为2145.82万元;债权投资信用减值损失为3355.59万元。安信信托表示,信用减值损失变动是由于公司执行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,公司按预期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减值准备。

截至2019年6月30日,美股模拟交易软件安信信托应付职工薪酬为2.12亿元,上年末为2.62亿元。

2019年上半年,腾讯模拟炒股大赛安信信托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.54亿元,上年同期为2.97亿元。

2018年,安信信托在职员工人数为425人;2017年,安信信托在职员工人数为257人。

2018年,安信信托应付职工薪酬为2.62亿元,上年同期为5.07亿元;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3.76亿元,上年同期为4.66亿元。

经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,安信信托2018年员工年度薪酬总额为1.31亿元,2017年员工年度薪酬总额为4.26亿元。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,2018年人均薪酬30.86万元,2017年人均薪酬165.86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,安信信托业绩出现巨额亏损。据2018年年报,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-8.51亿元,同比减少115.21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18.33亿元,同比减少149.96%;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-25.34亿元,同比减少246.47%。

去年巨额亏损却无碍安信信托高管们的高额年薪。年报显示,2018年,安信信托现任及报告期内离任董事、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税前报酬总额为4869.6万元。2018年,安信信托有11位高管年薪超百万,其中3位高管年薪超500万。

董事长王少钦年薪513万元;副董事长高超年薪374.9万元;职工监事陈兵年薪116.9万元;副总裁梁清德年薪688.6万元;副总裁董玉舸年薪245.7万元;董事会秘书、副总裁陶瑾宇年薪162万元;业务总监冯之鑫年薪430.2万元;原董事、总裁杨晓波(2018年10月30日离任)年薪1098.80万元;原董事、副总裁赵宝英(2018年9月21日离任)年薪391.3万元;原董事会秘书武国建(2018年3月31日离任)年薪276.3万元;原合规总监朱文(2018年11月9日离任)年薪375.5万元。

2019年5月23日,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《关于对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》,涉及业绩下滑、信托产品违约和延期兑付等9大问题。

2019年6月7日,安信信托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表示,截至2019年5月20日,安信信托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25个,涉及金额达117.6亿元。其中,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,涉及金额59.42亿元;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,涉及金额58.17亿元。

2019年8月6日,安信信托因开展部分关联交易未按要求逐笔向监管机构事前报告,被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责令改正,并处罚款50万元。

举报股票配资公司 在硅谷的5年对杨崇和来说是一个快速积累知识和能力的过程。1994年放弃专业IC设计工作离开硅谷回国的杨崇和,始终相信“中国大陆没有理由不能将IC产业发展起来”。

相关推荐